Blue Window

10043 真实案例

快速了解事件来龙去脉​

 

拒签故事

以下是来自一些 10043 禁令受害者的投稿,讲述了他/她们因为这个不合理的政策,在学习、生活等方面受到的无辜而深切的影响。

一位同学收到的10043拒签单显示,他因为自己很多年前在哈尔滨工业大学念过本科而被拒签。

10043 visa rejection because of the student had attended Harbi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for his undergraduate study.
Square Stage

我陷入了巨大的抑郁和失落,多少个失眠的夜深人静的晚上,我看着星空流下眼泪。

从广西南部十万大山中走出来的美国TOP 10学校计算机博士

 
 
 

我是一名因美国10043禁令而无法留学的普通学生,这是我的故事。

我出生在广西南部十万大山中的贫穷农户家庭,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是一台破电视。在我去镇里读高中的时候,班主任嘱托我,一定要好好学习,走出大山,去看外面的世界。这个信念深深植入了我的心中,后来,我考上了一所首都的知名大学,我想,这一次我改变自己的命运了。

独自漂向北方的那段日子,我深深感到了震撼和迷惘,雄伟壮丽的故宫、长城,五彩斑斓的都市生活,见多识广的同学,我真切地感到了自己的渺小,于是我拼尽一切的融入这里,掩盖内心的恐惧和卑微。我清晰的记得,在大二冬天的一堂百无聊赖的英语课上,我看到邻座的一位同班女生在认真地背英语单词,我好奇地问她在学啥,她说,她在备考GRE,我惊讶地问她,季?季阿姨?这是什么鬼?接着,她用温柔的语气笑着向我解释,想去美国留学的话就需要先通过语言考试。啊,美国,就是那个有微软,苹果,B2,科比,变形金刚,霉霉的遥远而强大的国度吗?我在心里默默的想。依稀记得,各种思政课,讲座课上,老师们总是涛涛不绝地大谈中美关系,那个新上任的,行事独特的特朗普总统,是大家经常调侃的对象。彼时,恰逢习近平主席出访美国,习、特在湖海庄园会晤,盛况空前。

后来,我和大多数同学一样,进入了实验室打杂,那些日子我看了数不清的论文。我的导师从美国的一所名校博士毕业,他告诉我,以后有机会了,一定要去那里看看,对人生会有好处,从这一刻开始,我萌生了留学的念头。一开始,我啥也不懂,在知乎上搜索资料,在小书店买了二十的学习资料,开始没日没夜的准备,在每个清早,在每个凌晨,在图书馆,在自习室,在操场,在食堂。可是,有一天我猛然意识到,留学需要大笔花费,可是我实在是拿不出这么多钱,甚至连托福的考试费都凑不起,于是我又陷入了巨大的纠结,无奈之下,我只好搁置了梦想,和大多数人一样,选择了保研,因为这样可以上学不花什么钱。

可是,我终究还是无法放下心中的遗憾和执念。有次在网吧里上网,我无意间点开了一部泰国电影《天才枪手》,里面的主人公拼上一切,也要去外面看看,仿佛走出去就能改写命运。我独自在烟雾缭绕的喧嚣的网吧中,沉默了许久,那一晚,我想明白了人生只此一次,所以我决定重新踏上这条路。于是,我找了两份实习,每天在汹涌的人潮中,奔走于西二旗和中关村之间,只为了能攒够考试和申请的经费;我拼了命的搞科研、发论文,出差时候,在机场的车站也要背着破包处理实验数据,因为我明白,论文可以让我申请时更增添一分胜算。每当疲惫不堪的时候,我就和那些留美的朋友们聊聊,听他们骂骂学校,吐槽当地政府,谈谈那儿的风土人情,仿佛故人就在身边从未远去。我在心里发誓,有一天,我会漂洋过海地来看你们。

我就这样傻傻地努力着。似乎只能这样,仅有一个方向,已不能改变。这一路,我发了top期刊,拿了国奖,考过了G、T。也许是上天眷顾,最后我被一所常年排名全球前十的著名美国高校PHD录取,校方将提供五年每年六万美刀的奖学金。拿到offer的那一刻,我的内心百感交集:二十多年了,从茫茫大山里出发。曾经的我难自拔于世界之大、沉溺于其中梦话,现在的我终于,终于,终于可以拥抱这个世界了。

但故事并不像预想中的顺利。后面的情节,如大家所知:中美摩擦升级,我的母校上了所谓的制裁名单,疫情肆虐,更给前途蒙上了阴影。我安慰自己,等新总统上台,一切就能好转,但命运多舛,上任总统的一切无理政策依旧被延续,我从未感到这般无助,真的不愿以这样的方式让梦想安眠于九霄。

多少个失眠的夜深人静的晚上,我看着星空留下眼泪。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我逐渐开始留恋于五道口的各种清吧,疯狂地把自己灌醉。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这就是我的故事。

Square Stage

拜登总统曾经说过,个人不应该成为政治冲突中的谈判筹码,但这正是我的感受。其他受PP10043影响的有才华、有灵感的中国学生也是如此。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一名MBA新生

我是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一名MBA新生。虽然已经过去18个月了,但我拿到录取通知书时的激动心情仍然很新鲜。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的苦恼和失望。

坦率地说,直到我被拒绝的那一刻,我还是过于乐观。我知道第10043号总统令,也知道对科学、技术和工程专业的中国学生的限制越来越多。但是,由于我过去的教育和专业背景完全是在金融领域,而且我将攻读商业课程,我永远无法想象,我将被视为可能损害美国国家利益的人。我记得直到5月份在上海的美国签证中心排队时,我都非常放松。当时的气氛绝对比我想象的要紧张和压抑。

由于当时大多数其他类型的签证申请都没有开放,整个大厅几乎都是年轻的学生。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20岁出头,我几乎觉得自己有点 "老",因为我已经30多岁了,有十年的工作经验。排队的速度很慢,因为每个学生都要面试很长时间。大约2个小时后,我终于来到了柜台,有4个人站在我面前。这种气氛让我有点紧张,我试图通过倾听申请人和签证官之间的对话来保持冷静。

有一个年轻人站在旁边的窗口前,我听到他告诉签证官,他被耶鲁大学的建筑学博士课程录取了。多么聪明的家伙!"我告诉自己,"他一定是非常聪明和勤奋,才能被耶鲁大学录取,学习建筑。

然而,在几个问题之后,我听到签证官明确告诉他'对不起,我不能批准你的签证。

这不仅对那个年轻人是个沉重的打击,对我也是如此。而且在我看来,建筑学根本就不是什么敏感或与国家安全有关的东西。我觉得这个结果很难理解。

那个年轻人看起来像是被人打得又钝又尖,静静地站在那里,大约有10秒钟。最后他离开了,没有说一句话。

我目睹了发生的一切,感到更加紧张。

一个瘦小的女孩走到我面前的窗口,当被问及她的学校和课程时,她回答 "斯坦福大学,商业分析"。签证官问了几个问题后保持沉默。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他告诉那个女孩,她的申请需要进一步调查,目前还不能做出决定。她失望地离开了,我开始感到非常担心。但我向自己解释,也许她的文件有什么敏感的地方。而且,也许签证官对商业分析的数据科学部分有顾虑。虽然MBA完全是关于商业和管理的,但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当我正在努力提高自己的信心时,我被叫到了窗口。一位年轻的男性签证官要求我提供I-20表格和简历。

前面几个问题似乎很正常。

问:"你为什么要去美国?

答:'我计划在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攻读MBA课程。

问:'谁资助你的本科学习?

答:'我的父母'。

问:'你父母的工作是什么?

答:"他们都已经退休了。

问:'你有奖学金吗?

答:"是的,我获得了美国Forte基金会的奖学金。它将支付我整个项目的全部学费和费用。

在签证官看到我的简历后,顺利的对话突然停止了。他似乎突然警觉起来,开始在他的电脑上快速打字。过了一会儿,他离开窗口,走到柜台后面。我看到他拿着我的简历,和后面的人讨论。他们聊了几分钟,他就回来了。他没有再跟我说话,而是拿出一张白条,在我面前写下了一些东西。

'对不起,由于军事限制,你的签证申请被拒绝了'。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说'但我以前从未在军队服过役'。

他似乎不愿意做任何解释,指着他写下的字说:'你可以在网上搜索这个',然后把我的文件和护照还给了我。

我知道他已经做出了决定,但我仍然试图了解更多情况。于是我问:'如果我可以提供额外的信息和支持材料,我可以再次申请吗?

除非你的情况有实质性的不同,否则结果将是一样的。

我所有的美好希望和梦想都破灭了。我搜索了PP10043,发现有成千上万的中国学生和学者与我有同样的经历。他们的背景各不相同,只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在与所谓的 "军民融合战略 "有关的实体学习,或得到CSC(中国留学基金委)的资助。我的本科学校南京科技大学似乎也在这7所中国大学的黑名单上。

我感到很绝望和无助。但我还不想放弃。我做了更多的研究,并与联合国大学进行了沟通。我认为拒绝我的签证申请是一个错误,不符合PP10043的意图,即保护 "敏感的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  UNC教授和招生官员对我的经历感到震惊,并向我提供了一封支持信,要求批准我的学生签证。带着这封支持信和我写的进一步澄清我的背景、学习计划和目的的解释信,我与北京的签证中心进行了第二次预约。

运气的缪斯没有来找我,再次。签证官耐心地阅读了我的解释信和UNC的支持信,当她看到我的简历时又变得沉默了。我被失望冲昏了头脑,当我看到她伸手去拿那张致命的白条时,我问她是否可以重新考虑一下。

 

“我明年就35岁了,所以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有勇气回到学校了。此外,我不是来自一个富裕的家庭,所以这14万美元的奖学金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不由自主地说出了我内心深处的终极真相。

签证官显得很尴尬。最后她说:“对不起,你的签证申请不能被批准。”

拜登总统曾经说过,个人不应该成为政治冲突中的谈判筹码,但这正是我的感受。其他受PP10043影响的有才华、有灵感的中国学生也是如此。美国以其不仅在学术和经济方面的优势,而且在其包容性文化方面的优势,鼓舞了我们许多人。当我在六月去申请第二次签证时,美国北京大使馆正在庆祝同性恋自豪月。我真的无法将这种包容性与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协调起来。自由学术交流是国家间互信的基础。而国际学生接受进一步教育的权利是应该被保护的,把他们作为个人来审查。不要把他们作为一个罪恶的群体来评判。

Square Stage

时代的灰尘,落在一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大山 ... ...

南加大硕博 回国遭遇疫情 返美再遭拒签

我是 北航 14 级本科生,18 年毕业。

其实一直对美国都挺有好感的吧,从初中开始。很早就坚定了赴美深造的想法。毕竟美国的高等教育也是世界上独树一帜的存在。从大三开始就准备暑研,然后成功地在明尼苏达双城和华盛顿大学有两段不错的经历。毕业后去南加大读硕士,方向是量子计算,后来博士留在南加大也是自然的选择。

硕士一年半的时间过得充实而有趣,然而一直没回家,所以决定在 2020 年 1 月 回湖北看看家人。打算在国内待半年,找个实习,然后秋季返校,然而一切都被飞来横祸打乱了计划…

首先是新冠疫情吧,湖北的居家封锁非常严格,在家的那两月人被关的有点抑郁,疯狂长胖20斤。后来随着病毒扩散至全球,发现美国在处理疫情的问题上逐渐消极。随即大约在 4,5 月份时川普也给连任的选举策略定调,就是反中,总统令 10043 在这个大环境下出现。9 月 的时候 2018 年 申请的硕士 5 年签证被撤销,所谓敏感学校同学签证被拒的噩耗也不断出现,心态开始有点崩溃,每天早上醒来就想哭,但是想着咬咬牙等着,说不定拜登赢得大选会重新欢迎我们中国留学生。

11 月美国大选开始,每天都在刷两位候选人的票数,每次看到关键的摇摆州从红翻蓝都欣喜若狂,仿佛只要拜登赢下选举我就能重新被美国欢迎,就像当年申请 J 签 F 签那样一切顺利的回去。

事实并非如此,新政府推翻了很多政策,然而对华政策几乎没有任何改变。我 4 月 初来到新加坡申请 F1 签证 也被总统令 10043 拒绝,求助于学校也无法获得有效的帮助,我想大概这就是我接受美国教育的终点了吧。非常悲伤难过,我们被拒绝去美国当学生并不是因为我们犯下了什么过错,而是因为我们的本科学校,很荒谬也很无奈,在美中对抗的大环境下感觉 10043 松绑的机会十分渺茫。时代的灰尘落在一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大山 …

Square Stage

恳请撤销 PP10043,重建学术交流之路!

知名工科学校本硕 物理 PhD 网课一年

我于 2020 年 2 月 收到了美国大学的物理学博士 offer,但是因为疫情加上 pp10043 无法获得有效签证,不得不选择了在十二小时时差的中国日夜颠倒上网课。

这一年,我无法正常的生活:昼伏夜出,没有任何社交;在学业压力之下,还要时不时受到是否能够获得有效签证的焦虑情绪干扰。很多个无人的夜里,我都饱受悲伤,愤怒,焦虑情绪折磨。

我只是一个清白的学生,却受到了来自 pp10043 的不公平对待,仅仅是因为我在名单上的其中一所学校读过书?我时刻关注着和我一样的人,他们因为 pp10043 毫无根据地被 reject 签证。pp10043 是一个不公平的政策,它阻断了学术自由,阻断了学术交流,更伤害了无数像我一样为了学术梦想而不断学习的无辜学生的学业。

恳请撤销 pp10043,重建学术交流之路!

Square Stage

美好的人生计划,因10043支离破碎...

Freelance Artist 某理工科文学硕

我是一名 Freelance Artist,本科是非敏感院校,专业是英语,曾在国内某理工科学校就读并拿到文学硕士学位,专业为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2020 年 1 月毕业。 因为对角色绘画和设计的热爱,2020 年疫情好转后就参加了系统的艺术概念设计培训,能够在游戏和影视行业作艺术工作者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原本我离我梦想已经很近了,因为作为跨专业的学生我申请到了每个某艺术大学的游戏开发专业,方向为 3d 游戏角色建模。 学校通过了我的作品集也认可了我的能力,这是一个 course based 的 2 两年项目,不搞研究也不写论文。 我们的毕业的标准就是能够作出好的作品。 但是让我想不到的是我的签证申请也被拒绝了理由居然是 212f。

5月14号 面试当天 VO 问了一些常规问题,然后留下了我的简历和护照通并告知我的 case 需要进一步审查。 5月17号 下午收到了 VO 的拒签电话,并告知我如果申请 F2 也会受到影响。 因为我老公在美国读书现在正在 OPT 并没有拿到工作签证,所以我去探亲也会受到影响。 我们已经将近两年没见了,原本是因为疫情,现在又因为 PP10043。 因为他本科也是名单高校之一,现在根本不敢回国探亲。 我们就这样一个因为禁令申不到签证入境,一个不敢出境。 也不知道下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本来的美好人生计划,就这样被 10043 搞的支离破碎。 我的学业和家庭都深深的受到了 10043 的影响。 这次是真切的感受到了时代的每一粒尘埃落在个人身上都是一座大山。

Square Stage

转蓬去其根,留飘从风移

哈尔滨工业大学物理系的2015年入学的学生

我是哈尔滨工业大学物理系的2015年入学的学生,之前一直觉得美国是世界科研的中心,所以想去美国求学,更有机会做出成果。

 

因为GRE SUB没有考好,毅然决定延期了一年,在GRE sub考到好成绩之后再次决定申请美国的学校。在延期的一年中,看到周围的同学都到了心仪的学校稳定地在读博,自己却“转蓬去其根,留飘从风移”,在慌张中磕磕绊绊地度过了一年,索性最终成功拿到了offer。


本来以为一切总算走上了正轨,终于可以安安心心读博了。然后就是新冠疫情爆发了,美国大使馆暂时关闭了签证服务,我不得不再次在家滞留了一个年上网课,过着昼伏夜出的反常生活,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有时候晚上起床后累得躺床上感觉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今年夏季,全球的新冠疫情情况开始好转,美国大使馆又开始了签证的服务,心想着总算结束了一年反人类的生活,准备办完签证去美国大学报到,新生活的曙光仿佛在地平线亮了起来。


然而,因为一纸10043总统禁令,把我生活的一切又打回了黑暗。2021年5月和6月,两次签证被拒,未来又像迷雾一般,让人看不见方向,遑论冲破它。也不能理解,原本包容开放的美国,为何变得如此偏狭自闭?在时代的大潮前,个人是显得如此的渺小无助。

Square Stage

我在美国时已经掌握一些临床技术,为许多居民提供过用药咨询与疫苗接种,我的同学均在疫情期间活跃于医疗服务

一名来自非敏感211院校,就读临床专业的学生

Contribute Your Own Story!

我是一名来自非敏感211院校,就读临床专业的学生。出于对本专业的喜爱,以及救治患者的理想,我成功于2018年申请到了CSC与密歇根大学合作的Doctor of Pharmacy项目。本项目是专业博士,非研究,仅三年授课与最后一年实习,且不属于STEM专业。


我的F1签证1年过期,因此我每年都会回国续签并做实习。此次回国由于疫情,大使馆没有开门,于是我辗转柬埔寨签证。在常规问题后,签证官询问我与军队的关系和资金来源,我告知他CSC出了一些生活费并提交资助信,签证官告知我被check,但一天后即被拒签。我无奈回国,今年三月以医学相关专业应受国家利益豁免为由加急成功,没想到当场被拒。美国校方与我都极其不理解我为什么会被拒签。我在一年网课中昼夜颠倒,身心健康受到极大伤害,还要忍受如果不能在美国境内完成最后一年实习将被迫退学的折磨。


我从未想过我的专业能和“军民融合”有什么关系,以致直到今年四月我才从其他被拒签同学口中得知,我前两次签证顺利,但这次莫名拒签我的理由是PP10043。我感到震惊且绝望,一来我的专业不做研究,仅授课与实习,二来CSC资助在以前是签证加分项,我不明白仅仅一个奖学金怎么就成了污蔑我有害美国国家安全的理由。我在美国时已经掌握一些临床技术,为许多居民提供过用药咨询与疫苗接种,我的同学均在疫情期间活跃于医疗服务,我也曾想过在肆虐的疫情中为人类健康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但这一切都在PP10043下成为泡影。美国以国家安全为借口,无脑拒绝中国留学生,甚至在新冠流行的环境下,将我这样的医学相关学生拒之门外,损害的是美国自己的利益,也完全违背了大使馆“会对申请人进行case by case的审核”的声明,无理且不公。

Contribute Your Own Story!